詝乵浅浅

掉粉一定是我太懒

【塞哈】失忆梗

突然想写刀,用失忆梗来练习练习
@您的小甜饼已上线 你看看这有希望改成小甜饼么(>﹏<)
@钻石星尘-写作进阶练习中 我搞完事了!咩哈哈哈哈~~~

【塞哈】失忆梗

      哈尔是在联盟的医疗室里醒来的,他看着面前一脸担心的巴里问道:“巴仔?我怎么在这?我记得我明明在OA的啊。”他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呃?!天才你不记得了?也是哦!塞尼斯托把你送过来的时候你还在昏迷中呢,老实说我并没有想过他居然会救你!”巴里用着一如既往的语速回答着哈尔的问题,并同时用通讯器联系蝙蝠侠“我找蝙蝠侠帮你检查一下身体,我都不会用这些医疗设备哎。”
     “好吧。”哈尔不想提醒身边担心自己的好友,其实他自己的灯戒也是可以检查身体的。不过他有一个疑问,他看着巴里问到:“巴仔,你说救我的那个塞尼斯托是谁?”他一醒来就听见巴里再说这个人,可他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这个人。
     “什么?!”巴里听到哈尔的疑问后惊得马上跑向了传送装置,打算直接去找蝙蝠侠。哈尔目送着自己的友人一溜烟的消失,他趁着人没回来,询问了灯戒塞尼斯托的有关消息,但灯戒给出的信息却没能帮他想起点什么。
       塔尔.塞尼斯托,前最伟大的绿灯侠,现黄灯军团的领导者。最新消息,已亡。这些便是哈尔从灯戒的讯息中得到的内容,太干净了,和自己一点有关的消息都没有。这次送自己回联盟的记录都没有。他怀疑有人清空了灯戒的记录。他翻看了灯戒最后的记录,试图寻找着有用的讯息,可惜却一无所获。不知道为什么,哈尔从灯戒里得知塞尼斯托的死讯时,他心里好像堵了什么东西一样,很难过,他不想塞尼斯托死,他宁愿死的是自己这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然而不等他想明白,巴里已经把蝙蝠侠带来了。
      蝙蝠侠帮哈尔检查身体,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从万能腰带里拿去一枚黄色灯戒提给哈尔说到:“这是塞尼斯托的灯戒,我让超人强行扣下了,你看看能从里面看到什么吧,记忆的事不能强求。”蝙蝠侠在哈尔接过后便拉着巴里一起离开了,说是给他留一点私人空间。
       哈尔戴上了黄灯戒,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么做,他凭着自己的意志力强行控制住两枚不同的灯戒。他让黄灯戒把所有和塞尼斯托有关的记录全部都放了出来。在影像中,他看见了塞尼斯托的全部,有他自己的,有和军团的,也有他和自己的事情。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可真够糟糕的。
      那时候自己在帮卡罗尔试飞机,由于是私事,所以自己并没有带灯戒,塞尼斯托却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而且还轰废了一架价值两千多万美金的飞机,虽然后来他帮自己修好了,自己那时候还很惊讶。不过修好了飞机不代表他们事后不会因为这个而争吵,事实上他们吵了一路,直到自己把飞机降落。
       在此之后不到半小时,塞尼斯托救了自己一命。
      鬼知道那心灵感应者是从哪里来的,害的自己一路上都在被塞尼斯托说教。难为他在之后的战斗中还能边打边说教,真是的,因为他在地球待的太久,咱们两个还以为领地条令被守护者叫去喝茶。老是听他在说教,还以为他的口才有多好呢,结果还不如自己。虽然之后发生的事让自己后悔万分这次的插话和提议。
       这导致了两人的争吵,内战,把对方逼向敌对的阵营,两人的战斗以及分离……
  
      即便立场不同,观念不同,阵营不同,自己还毁了他的一切,塞尼斯托还是会在自己有难,重伤濒死的时候来救自己。即便他杀害了自己那么多的同伴,战友,是自己的死敌,但自己在能把他杀了的时候终究下不了手。他不想自己死,自己也不想塞尼斯托死。这是个矛盾点,是死敌却不想对方死,多矛盾啊……

       灯戒的影像转到哪里他们相互坦白自己对对方的想法时。
      那天,自己刚结束OA的任务回到地球,被凯尔和奥利他们拖去酒吧,说是庆功及欢迎自己平安回来。那天晚上,自己不知道被灌了多少的酒,只知道最后自己已经晕乎乎得了,后来还是奥利把自己抗回家的。自己躺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道黄色的亮光飘进自己的房间,塞尼斯托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可笑的是自己当时把他当成了酒后的幻觉,毕竟在此以前他们已经有三个月没见了,以前都是一周至少打一次,有时候是两个军团一起打,有时候就他们两个打。太久没见,他想塞尼斯托了……
       大概是酒的原因,自己对塞尼斯托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像他是个混蛋啊,他为什么要离开军团,为什么要丢下他,为什么打架的时候老是在说教,为什么这么久不来找自己,哪怕是打架也好啊,自己想他了这一类酒后真言之后就把人这么晾着自己就趴下了。没想到塞尼斯托在自己睡着之后居然回答了自己那一堆问题:丢下自己是因为理念不和,自己不肯和他走,说教是不想哪天看到自己死在战场上,不来找自己是因为自己上次给他留了一大堆的烂摊子要收拾,以及……他也想自己了,所以他来找自己了……
       哈尔现在后悔那时候怎么就睡着了,没能亲耳听到那些话真可惜。那时候自己并不知道塞尼斯托为什么来找自己,毕竟第二天他比自己精神的多。不过现在知道了,那天他也喝醉了,凭本能来找的自己,他那番话也属于酒后真言来着。如果那时候的自己知道这件事的话肯定会笑死,可现在……
      可惜也没有如果……
     
      塞尼斯托对他而言是导师,是朋友,是敌人,是自己唯一的对手,也是自己的一切。

      哈尔看到了最后一段记录。
      那是绿灯军团和黄灯军团时不时来一次的聚众斗殴,本来没什么特别的,谁知道,在双方打的差不多的时候,一大堆的红灯不知从哪蹦出来了,对方的人数比自己这边的人和黄灯军团的人加起来还要多。红灯的攻击高,而且自己这边的人都精疲力尽了,这根本赢不了。自己和塞尼斯托都选择了掩护大部分人先走。撤的差不多的时候,自己的灯戒撑不住了,自己也被红灯的一次攻击打晕?塞尼斯托察觉到了自己的状况在撤离的时候把自己也带上了。塞尼斯托撑着一身伤把昏迷不醒的自己抱在怀里,一路躲避敌人把自己带到了瞭望塔。再把自己交给超人之后独自引开了跟在身后的敌人。超人把自己安置好没多久,黄灯戒就飘到了昏迷不醒的自己面前,塞尼斯托让它来把自己的记忆删除掉。弄好以后没多久,灯戒就发出佩戴者已死,须重新寻找佩戴者的信息。超人在蝙蝠侠的示意下,强行扣留了这枚灯戒,直到现在到自己的手里。在哈尔消化消息的时候,自己的灯戒突然蹦出一条留言,一条塞尼斯托留给自己的留言:
       乔丹。要是我不能回来,就忘记我吧
                                        哈尔    保重

      是塞尼斯托用灯戒消除了自己的记忆,也是他动手删了自己灯戒的记录。只因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下来,不想自己活在痛苦之中。
       显然,塞尼斯托也不是万事都料到了,他没想到自己的灯戒会被超人强行扣了下来,也没想到自己的记忆会随着灯戒里的影像而恢复,他也不是万能的。
       在那之后,哈尔把黄灯戒的能量用光,把那枚灯戒当做饰品戴在脖子上,为此他还去找了蝙蝠侠要了一些凯拉夫纤维来做绳子。这是他和塞尼斯托之间唯一的纪念品与联系,总要小心点。

       XXXX扇区
      哈尔飘在一片废墟的星域中,这是塞尼斯托最后出现的位置,红灯把这里都轰成了废墟。他对着一片废墟说着想对塞尼斯托说的话。
       哪怕一直痛苦下去,我也不想忘了你……你可是我的一切啊……
                                    塔尔    晚安
       哈尔转过身,向着自己的扇区飞去,向着前方飞去……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