詝乵浅浅

掉粉一定是我太懒

【DC】中秋节贺文

【DC】中秋节贺文

      哈尔很郁闷,原本想着今个中秋节吧,明明和正联的伙伴们约好去中国赏个月什么的,结果一大早就被塞尼斯托拖去训练。他就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搭档兼教官了,他宁愿基尔沃格来教自己,塞尼斯托的控制欲简直和老蝙蝠有的一拼,老是管这管那的还老说教。
       哈尔在再一次被塞尼斯托摔倒地上的时候喊停,他今天已经被这么摔了一上午了,骨头都快散架了。
      “我说,塞尼斯托你今个怎么了。”哈尔爬起来边活动筋骨边问到,平时就算是被叫去训练但也没有被摔得这么惨过“是不是有什么事糟心啊!我怎么觉得你尽把气发我身上了,要这样的话你不如和我去散散心得了,省的你老拿我出气。”哈尔见塞尼斯托没什么反应,继续说道“正好今个中秋节,你要不去我那里玩玩吧?”
      “得了,当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么,你无非就是想让我放你回地球罢了。”塞尼斯托听完哈尔的话就知道他打的什么小算盘了,当下便毫不留情的拆穿他。
     “哪有!我是真心实意的邀请你去地球玩的!”哈尔理直气壮的说着,当他对上塞尼斯托的眼睛时,心虚的把后半句话嘀咕了出来“虽然我也的确想回去啦!”
     “哼~行吧。”塞尼斯托看着哈尔那副心虚的模样,嘴角勾起了一点幅度,带着一点纵容的意味答应了哈尔的提议。
     “真的?!哦耶!太好了!”哈尔高兴的跳了起来,当下忍不住催促了起来“走走走!现在就走吧,不然万一赶不上怎么办!”哈尔说完一把扯过对方飞向自己的扇区,塞尼斯托也就任由他这么拖着自己向地球飞去。

      中国长城
       哈尔带着换掉制服的塞尼斯托走上长城,来到汇合地点找到了正在等他的正联队友们。
      “嘿!天才你终于准时了一次!”巴里拍了拍哈尔的肩膀,示意他这次没迟到时,对方感激的给了他一个熊抱并且说到“巴仔,你不知道我这一路赶的要死!话说这次来了多少人?怎么看着没啥人啊?”
      “来了挺多的吧,布鲁斯和克拉克有来,不过他们去找孔克南和他一起抗月饼了,戴安娜拖着史蒂夫去买冰淇淋了,奥利去帮我们买等下赏月时所需要的东西了,所以这里就剩下维克比利乔恩和我了,我们得等一下孔克南。”巴里用着他神奇的语速极快的交代了其他人的去处,这时候他注意到了哈尔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他看着对方伸出了手说到“你好,我是巴里.艾伦,你怎么称呼?”
       “塞尼斯托。”塞尼斯托礼节性的回握了一下巴里的手,继续说到“是乔丹的导师兼搭档。”
      “喔~你就是天才经常抱怨的搭档啊!”巴里一脸恍然的说到,不过他觉得塞尼斯托到没有哈尔说的那么混蛋啊。
      “那不是!他对我可没有你现在看着这么礼貌!”哈尔感受到塞尼斯托的视线往自己身上扫的时候,就一脸心虚的转过头和巴里抱怨“今天回来之前他还摔了我一早上!”
     “你欠管教,对你不用这么客气,直接教训就好。”塞尼斯托刚说完就看见哈尔甩了一个瞪视过来,当然他自己没受什么影响。巴里夹在中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感觉自己就像夹在一对正在吵架的恋人里的电灯泡。
       正当巴里不知怎么办的时候,他的男朋友奥利弗像是响应般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巴里连忙离开正在互相数落对方的哈尔他们,跑到了奥利弗面前帮他拿东西。
奥利看了正在吵架的哈尔一眼,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过去当电灯泡的好。没过多久,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回到这里,孔克南提议去个未开放的山头赏月,众人也没什么好去处,也就由着他安排。
    
       某个未开放的山头
       众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克拉克把月饼吃食处理好弄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好方便布鲁斯拿来吃;奥利在投喂着巴里,巴里吃的很快,奥利庆幸自己买了足够多的零食;比利则靠在维克多的身侧玩着游戏,时不时吃一口对方提过来的月饼和零食什么的;哈尔则在吃东西的同时递一些给塞尼斯托,甚至把一个月饼递过去,在对方咬了一口便不吃了之后塞到自己嘴里继续啃着。火星猎人和孔克南边吃着月饼边看他们秀恩爱……
      “要不要来玩国王游戏?”不知道是出于无聊还是想捉弄人,蝙蝠侠提议玩国王游戏。众人出于无聊也就都同意了。
      “我们一共十个人,除了大王,还有一到九这几个数的牌(以下省略一堆规则)”蝙蝠侠边讲解规则边发牌。
      “……四号躺着七号在四号身上做二十个俯卧撑。”火星猎人默默的给大家看了自己的国王牌之后提出了要求。四号的哈尔一把把牌摔地上之后问“七号是谁?”
     “我。”塞尼斯托把牌放地上站了起来看向哈尔,哈尔也不磨叽,直接用灯戒变出一个平台躺了上去,塞尼斯托俯在他的身上开始做俯卧撑,两人的离得很近,哈尔觉得对方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喷在自己的脸上,让他觉得痒痒的脸有点热。俯卧撑很快就做完了,哈尔起身后马上拿了一瓶啤酒往自己嘴里灌,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和试图降低自己脸部的热度。塞尼斯托起身后依旧坐在哈尔旁边,依旧面无表情并没有受什么影响的样子,天知道他自己刚刚差点想假装手滑直接亲上哈尔的嘴唇,不过还好他坚持住了,不然后果他可能接受不了。
      不管这两想什么,游戏又开始了,这回的国王是巴里。
     “一号麻烦帮我去买多点零食回来,零食快没了。”巴里看着周围的零食快速减少,随便选了一个让对方去买零食,他想了想接着说“五号在这里随便找一个人告白!”
      “卧槽!”哈尔一把扔下手中的牌瞪着巴里,嘴里爆了一句粗。克拉克则是放下手中的牌,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华人街冲过去,不一会就带了一大堆的零食饮料什么的回来。
     “该你了天才!”巴里一边吃着奥利弗投喂的零食一边向哈尔催促到。
      “欧!巴仔你好狠心!”哈尔夸张的说完后,在人堆里看了一圈,视线定格在塞尼斯托的脸上的,他一脸坏笑的向对方凑去,和对方面对面,眼睛相对着认真的说:“塞尼斯托我喜欢你!”说完哈尔立马变回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让蝙蝠侠赶紧开始下一轮游戏。说实在的,哈尔觉得自己现在紧张死了,毕竟趁着游戏真表白什么的,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做。他想塞尼斯托当真又怕他当真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废了,但对方当游戏自己又很失落。哈尔抽空瞄了一眼塞尼斯托,发现对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时,心里的失落感充斥着自己的胸膛。
      然而,塞尼斯托的内心真的和他的表情一样毫无波动么?当然不可能。早在哈尔一脸坏笑的凑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所以他早就做了心理准备。可当他听到了从哈尔嘴里说出来的那句话的时候,心跳便乱了,他也只能堪堪维持自己脸上的面无表情而已。虽然只是个游戏罢了。
      过了几轮之后到哈尔拿到了国王牌,他一脸贱兮兮的笑着从一堆零食中拿出了一条巧克力注心的饼干条说到“一号和九号一人咬一头吃完这根饼干条呗,不准断哦~”当哈尔看到放下九号牌的是蝙蝠侠的时候,脸上的贱笑加深了,但是在看到一号是谁的时候,他的笑脸瞬间僵住了。一号是塞尼斯托,哈尔觉得他有点后悔出这个主意了,他现在有点嫉妒蝙蝠侠。可惜他再羡慕嫉妒也只能看着,不能像超人一样等蝙蝠侠吃完就过去吃醋般的亲亲抱抱的。
      塞尼斯托皱着眉看着哈尔目灼灼的看着超蝙二人,他突然想起了哈尔以前跟他说他喜欢的人是个偏执狂自大狂和控制欲爆棚的人,然而这些字眼和那个蝙蝠侠完全符合。哈尔的举动在塞尼斯托看来就是在吃醋和嫉妒,其实哈尔只是羡慕超蝙二人可以光明正大的亲亲抱抱而已,恩,误会就是这么来的。
      不知道蝙蝠侠和超人说了什么,超人在兴奋之下直接把蝙蝠侠抱着飞离了众人。少了两个人,人少游戏玩着也没意思,众人在无聊之下把东西收拾收拾便各自散了。 塞尼斯托则被哈尔死皮赖脸的拖到了酒吧里。
      塞尼斯托陪着哈尔一杯杯的把酒当水喝,地球上的酒对他没什么作用,所以他就喝着酒看着面前人类的脸,因为酒精的原因一点点的变红。塞尼斯托突然想到了地球上有种酒后说真话的行为,然后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问了这个问题“乔丹你喜欢蝙蝠侠么?”
     “不喜欢啊,怎么问这个?”哈尔疑惑的问着。
      “没什么,就是刚刚看见你一直在盯着蝙蝠侠。”塞尼斯托假装随意的继续这个话题。
     “唔……我只是羡慕超人而已。”哈尔停顿了一下,用着艳羡的声音接着说到“羡慕他们能大庭广众的亲亲抱抱而已……”
      “这个有什么好羡慕的。”
      “我也想啊!”哈尔突然来了这么一声,却没注意到塞尼斯托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想和谁?蝙蝠侠么。”塞尼斯托的声音越来越冷,眼睛也危险的眯了起来。
     “谁要和老蝙蝠啊!你怎么老是说他啊?!”哈尔不满于塞尼斯托总是把自己和蝙蝠侠混为一谈,他才不要和蝙蝠侠扯在一块。
      “自大偏执控制狂这些和那个蝙蝠完全吻合。”塞尼斯托看见哈尔因为这句话突然僵硬的身体,脸色更是冷了几分。
     “你怎么还记得这事啊……”哈尔定了定神有点尴尬的说着。其实他那时候说的就是面前这个人,那三个词放在塞尼斯托身上一样符合。
     “哼。”哈尔的样子在塞尼斯托看来就是默认的意思,虽然知道这种事强求不来,但他还是相当不爽的。
     “真没有!我那是……!”哈尔看着摆明误会了的塞尼斯托想要解释,但却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解释了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不解释对方又误会,他现在纠结死。
     “行了行了,你说不是就不是。”塞尼斯托摆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继续喝酒。
     “我真没有!”不知是酒精原因还是因塞尼斯托误会而着急,哈尔口不择言的说到“我那时候说的是你……!”话音刚落,两人的身体徒然僵直,哈尔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把头低下,他不敢看面前的人的眼睛,生怕在那双眼睛里看见厌恶的神情。塞尼斯托回过神后,用手卡住哈尔的下颚把他的头抬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问“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什么?!”哈尔看着塞尼斯托的眼睛,发现里面并没有他认为的厌恶,反倒有着隐隐的期待,当下告白的话不自觉的说了出口“我说我喜欢你。”塞尼斯托听到这话立马把哈尔带出了酒吧回哈尔家,哈尔没得到塞尼斯托回答,他在进家门之前破罐子破摔的说了一句“我说都说了,你就不能给个答复嘛!”
       塞尼斯托反手啊啊哈尔压在门上,另一只手卡住他的下颚直接吻了下去,带着狂暴的气息侵略了哈尔的嘴唇和口腔。待哈尔喘不过气了才放开他,塞尼斯托一脸坏笑的说着“这就是我的答案。”
     “哈!混蛋。”哈尔气息不稳的靠在塞尼斯托的身上骂道。
      “现在才知道?晚了。”塞尼斯托一把抱起哈尔走向卧室。
      “可恶!我怎么就载在你这混蛋的手里了”
      “……”

――――――――――――――――――
请脑补~
――――――――――――――――――
小剧场
N:老爷你为什么回提议玩国王游戏?
老爷:克拉克觉得他们两个的相处很有意思,想撮合一下。
N:那么火星猎人偏偏选他们两个也是你的意思?
老爷:是的。
大超:明明是自己记恨着哈尔的那句Who the fuck is Bruce Wayne !(超小声嘟嚷)
老爷:嗯?(转头看着克拉克……)
大超:对对对!是我提议玩国王游戏的!(秒怂)
N:啧啧!一物克一物啊

——————————————————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ノ❤

【塞哈】国庆节贺文

国庆节贺文(大概吧)
算是小段子吧??

    【对方同意通话请求】
    “塞尼斯托……”

     “啊……你又不出声,这个月你都这样!”
――――――――――――――――――
      【对方同意通话请求】
      “塞尼斯托,索拉尼可都和我说了,你受伤昏迷不醒,通讯都是她帮接的……”
――――――――――――――――――
     【对方同意通话请求】
      “塞尼斯托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啊……”
――――――――――――――――――
      【对方同意通话请求】
       “塞尼斯托你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呐……”哈尔说着说着突然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他猛地转头,看见站在他身后的塞尼斯托。
      “久等”塞尼斯托嘴角带笑的看着哈尔说到。
      “欢迎回来”
――――――――――――――――――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_^*

【塞哈】

dick家的小可爱:

ooc预警!!! cp:赛哈


前文看 @詝乵浅浅
浅浅我写的一半惹~


       哈尔接到了赛尼斯托的消息后立马赶到了科鲁加。
     哈尔用灯戒定位了赛尼斯托的位置,只见他在与几个黄灯战斗。
哈尔俯身冲下去,要加入战斗。赛尼斯托看到了他,面露无奈但随即脸色剧变。
以二人的默契,哈尔在空中猛的一侧身,一道黄色光束与他擦肩而过。哈尔转身回击那个偷袭他的黄灯
      “最伟大的绿灯侠的破事怎么那么多?”哈尔被两个黄灯夹击,不满的说道。
     “我一来科鲁加他们就来了,还有专心战斗,乔丹。”赛尼斯托轻松地对付了三个黄灯。
       两人合力击败了五个黄灯。黄灯们落荒而逃。最后一个快要逃走时,被哈尔变出的夹子夹住了。
      “赛尼!赛尼!看我厉不厉害,你一个都没抓住”赛尼斯托没理睬哈尔,变出绳子把黄灯绑了起来,质询黄灯:“你是谁派来的?”黄灯沉默不语,反瞪着他们。
       哈尔心中有些不爽,他大老远从地球飞来为了见赛尼斯托一面,他却不理人,好气哦:“喂,赛尼,两年不见你对我除了说教还是说教!”
      “哈尔,不要跟小孩一样,等我把这件事解决,我们回家好好聊好吗?”在两人秀恩爱闪光弹中,黄灯表示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哈尔看到黄灯还在瞪着他们,说:“快说,我可没这闲工夫陪你玩。”哈尔刚说完,那个黄灯脸色剧变,面露痛苦之色,浑身颤抖。
     “你没事吧?”哈尔明显被这突发事件惊呆了。黄灯想张开嘴说话,可嘴里却流出了黄色的血液,接着耳朵,眼睛,鼻子中也都流出了黄血。过了一会儿,便不再挣扎,死了。
      赛尼斯托检查了一会尸体,确定不是装死。哈尔问:“这就是黄灯间的自杀保密手段?”赛尼斯托回答:“是的,许多扇区的绿灯在捉到黄灯时都遇到了这种事。”赛尼斯托说:“哈尔,别想了,那些黄灯看来走远了,你就在我家住几天吧,我带你去科鲁加玩玩。”两人飞回地面。“怎么样?乔丹,你要是不想的话,我可以请假去地球待几天。”
     “那个,赛尼,我的头有点晕。”哈尔在地上踏了几步才站稳。赛尼斯托搂住他的腰,他能感觉到哈尔现在没有一点力气。
      赛尼斯托把哈尔带到了自己在科鲁加的基地,“咳咳”哈尔咳出了黄色的血液。虽然现在哈尔的生理特征稳定,但这并不能安慰赛尼斯托。
      “蹦!”基地的大门被炸开了。为首的黄灯带领着被打跑的那4个黄灯走了进来。
     “阿蒙?!”赛尼斯托看到了那个黄灯首领很震惊,他可是阿宾苏的儿子。
     “没错,赛尼斯托,是我,那边戴着我父亲灯戒的小子会死在这里,你也一样,”阿蒙说,“我会成为击杀最伟大绿灯侠的人!”

【塞哈】

@dick家的小可爱 小可爱接梗咯~~

       绿灯侠看见自己的队友都被缠着没办法来救自己的时候,他就做好被摔得半死的准备,同时还在想着回去怎么和躺在自己床上的那个人解释身上的伤。突然,绿灯侠发现自己的身体停止了冲势,制服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在绿光之下,他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那个人的手上还提着自己的灯……
      “塔尔?!为什么?”哈尔一脸不解和疑惑。其他人也很惊讶,但注意力很快被面前的敌人转移。
     “乔丹,先充电,其他的我们事后再谈。”
塞尔斯托把灯递给哈尔,顺便帮他挡住面前的攻击。
     “你怎么知道是我?”哈尔接过灯给戒指充电时还是忍不住问了个问题。
     “你出来时我看见了。”塞尼斯托见哈尔充完电便开始专心对付面前的黄灯,好让哈尔能去帮他的队友。
     “嘿!蝙蝠侠,为什么你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哈尔帮蝙蝠侠挡下了一次攻击看见蝙蝠侠面瘫似的脸问道。
     “绿灯侠,你见过蝙蝠侠面瘫以外的脸?他惊讶我们也看不出来。”难为超人还有心思打趣蝙蝠侠。
     “呃……好像也是。”
     “我在他来地球的时候在瞭望塔和他通讯过。”蝙蝠侠的回答让哈尔吃惊,刚想说什么却被对手打断了。
     “塞尼斯托?!该死!你怎么会在这?!”黄灯看清楚对手里有塞尼斯托的时候惊叫起来,其他的黄灯听到后都明显的脸色一变。
     “塔尔,他们看上去挺怕你的,为什么?”哈尔疑惑的问道,他有一大堆的问题,但他只能问这个,他得弄明白。
     “都是手下败将。”塞尼斯托狂妄的    说道。
     “狂妄自大的家伙!”七个黄灯被这个态度激怒了,一同向塞尼斯托攻击。
塞尼斯托躲开攻击的同时,正联的众人迅速地分开黄灯众人。在比对方多出一人的情况下,正联众人很快地把人收拾掉,并将他们的戒指摘下。戒指被塞尼斯托回收并销毁。入侵者则被正联收压。
     “明天早上十点,瞭望塔开会。灯侠,把你的事情解决好,明天准时来开会。”蝙蝠侠以便核对信息一边说。
       “哦,好!”绿灯侠也觉得先解决这该死     的私人问题比较好。

      哈尔家
      哈尔和塞尼斯托面对面坐着,哈尔就定定地盯着塞尼斯托,就这么盯着却什么也不问。
     “乔丹,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塞尼   斯托被他盯得发毛。
     “你这两年去哪了?为什么丢下我就跑?!”哈尔有很太多问题,所以他从头问起。
      “我在OA,两年前黄灯入侵OA,我被紧急召回OA。”塞尼斯托觉得哈尔应该知道紧急召回的意思。
      “那也不用去两年吧!”哈尔的确明白,所以他直接跳到下一个让他生气的问题。
     “守护者不让我离开,因为我不是负责2814扇区的绿灯侠。”塞尼斯托也很无奈,为了这个他和守护者不知争吵了多少回。
     “那你这次怎么能回来?!你是哪个扇区的?”哈尔很奇怪。
     “我是1417扇区的,这次能来是因为你。”
   “我?”
   “是的。”塞尼斯托把过程说了一遍(就守护者让塞尼斯托去找哈尔的那个过程)。
     “那。。。。。。为什么我之前在OA时都没有见到你。”哈尔听完之后问出了这个问题。哈尔去OA的次数也不少,可都没有一次是见到塞尼斯托的。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我自己的扇区里。只有在有任务的时候才会去OA。”
     “好吧,我问完了。”哈尔觉得自己心里面的问题都不用问了,毕竟他也知道一个扇区只能有一个绿灯侠。
    “那么,该我问了。”
    “嗯?”
    “战斗之前为什么不把灯戒的能量充满。”天知道塞尼斯托看见哈尔从天上摔下来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快要被吓出来了。
    “我忘记了,一急就直接冲出去了。”哈尔也知道自己太莽撞。
    “那电池呢?!你连电池都没带!”哈尔的电池是塞尼斯托在桌子上看见的,看见的时候他庆幸自己赶得及时的把哈尔接住。
     “呃……我在地球的时候,电池都是直接放家里的。毕竟地球也不大。”哈尔有些不敢看塞尼斯托。
      “哈尔,乔丹!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塞尼斯托直接吼了出来,他现在直想把哈尔的脑子给拆开,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管我想什么!”哈尔的脾气也给激了出来。
     “你……”
     “操你的!当初是你消失不见连个通讯都没,现在凭什么来管我!滚你的!”哈尔在不经脑子吼出了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他明明知道这不能怪塞尼斯托。这下塔尔肯定会生气的。哈尔心里想。
       塞尼斯托瞪大了眼睛想说什么,结果还没说出口就被一层绿光覆盖然后消失了。
       哈尔看着消失的塞尼斯托,他知道这是守护者把人直接传送回了OA。怕是有什么急事吧。以后就算有机会,塔尔也不回来了吧,谁让我又把事情搞砸了,口不择言肯定让他生气了吧。明明好不容易才见到的啊……懊恼的心情堵在哈尔胸口。如果还有机会见面,哈尔觉得他一定会先道个歉……不过没机会了吧……
      哈尔吧自己摔进床里卷成一团自暴自弃。他想自己就算偷偷去了扇区,找不到人也没用。就算找到人家也不一定乐意见他。

      瞭望塔
    “哈尔!哈尔!”
    “砰!”
    “噢!!”
      三个不同的声音中哈尔撞上了会议室的门……
    “哈尔你是不是有心事?”闪电侠担心地看向一脸恍惚的绿灯侠。
     “没事。”绿灯侠揉了揉头装做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哈尔,有事可以说出来的。”闪电侠看着那个笑得比哭还难看的人。
     “嘿!巴仔,你这么关心我奥利会吃醋的。”绿灯侠试图转移话题,却明显的生硬。
     “昨晚的问题没解决。”蝙蝠侠一句话就拆穿了绿灯侠。
    “你怎么……”绿灯侠的笑直接僵在了脸上。
     “哈尔……你们没和好么?”闪电侠一脸无语地看向绿灯侠。
     “肯定又是他那不经脑子的话把人气跑了。”蝙蝠侠总是一针见血,哈尔的脸不再僵硬,直接跑到角落去种蘑菇了。
     “哈尔,你应该去给人家道个歉。”
     “可是……”
     “可是什么,哈尔,拿出你英勇无畏的干劲来。”
     “那我去找他。”哈尔说完他便冲出了瞭望塔。留下正联其他人大眼瞪小眼。
     “海滨城的治安我会安排人管的。散了吧。”

      1417扇区
      哈尔在太空中飘荡。噢!天!自己太冲动了,1417扇区这么大,我该去哪儿找!哈尔不禁后悔,自己都没搞清楚就过来了。噢!灯戒!哈尔这才想起灯戒的用处。
     “灯戒,连接1417扇区绿灯侠的通讯。”哈尔由衷地感谢灯戒的通讯功能。
       [……乔丹。]
      “!你怎么知道是我?!”哈尔吃惊道。
       [……2814扇区的绿灯侠不就是你。]
      “呃……我忘了。”哈尔忘了灯戒会把通讯请求者编号给报出来的这个功能。
      [……有事?]
    “没,就是……上次对不起,那本来不是你的错……”哈尔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没事。]
   “你生气了?”哈尔有点小心翼翼。
     [没有,没和你说是我的错。]
    “才不是!”哈尔有些激动。
[唉……我……呲——呲]忽如其来的干扰音之后,哈尔听见,[我这边有事,先断了。]
     “等等!”
      [怎么?]
    “你,你在哪……我能去找你吗?”
      [我在科鲁加。]
      塞尼斯托说完便断了通讯。哈尔高兴之余有点失望。但很快他就让灯戒定位科鲁加,朝那边飞去。

【箭闪】还是魔法的锅(点梗三)

@钻石星尘-写作进阶练习中  我写完了啦啦啦啦

@dick家的小可爱 我又填上一个坑.....虽然还有七个坑......哦凑!

@您的小甜饼已上线 好久不见你来混了,学习还好嘛?来填坑么?

 

 

“一般来说中魔法的都是超人,但是这一次中招的是闪电侠和绿箭侠。魔法让他们两互换了身体。魔法的效力只有七天,过了七天就自行恢复了,你们自己看看这七天怎么解决吧。”蝙蝠侠一如既往的说完解决方法之后。就把剩下扔给超人来说,自己去整理手上的文件了。 

“这七天你们的城市我会调人过去顶着,其他的你们就看着办吧。”超人熟练地接过话头,“星城我会看着的,至于中城,绿灯侠在5个小时后回到地球,我和他说明了情况,他答应会照顾好中城的。”

闪电侠和绿箭侠再怎么样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管理自己的城市,坚持下去只会添乱,所以他们也没有什么异议。

在蝙蝠侠宣布散会之后,超人跟在蝙蝠侠的身后走出了会议室。其他人也各自散了。

 

星城 奥利弗家

巴里一回到家就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奥利弗给巴里拎来了一堆零食给她补充热量。

“你说哈尔能搞定么。”奥利弗开了一罐酒这灌过问到。

“应该行吧,不然明天查查中城和海滨城的消息看看吧。”巴里挺相信哈尔的,但还是有点担心的。

“行吧。”奥利弗应下。

“我现在也不能上班了。我刚刚打电话去鉴证科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怎么过呢。”巴里放下手机拎起面前的零食,就算他不用补充能量了,但是他还是挺喜欢吃的。

“不知道哎,闲下来之后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好,我也不能去公司什么的。”奥利弗也不知道干啥好,不过他也没管巴里吃多少,反正他觉得只要换回来了自己多锻炼就好。

“要不我给你做晚餐吧?”巴里突发奇想的想亲手给奥利弗做晚餐试试。

“好啊,来个烛光晚餐吧。”奥利弗挺高兴的,能吃到自家小天使亲手做的饭菜很浪漫很幸福的好吗。

“那我们去买菜吧。”

“好。”奥利弗带上钥匙和卡就跟着巴里出门了。

 

超市

“超市?”奥利弗站在超市的门口,一脸疑惑的看着巴里。

“买菜不来这去菜市场?我觉得你的身体上的穿着不怎么适合去那种地方。”巴里还是觉得买菜去菜市场好,不过自己身上的衣服真的不适合去,无奈只能来超市了。

“……”奥利弗原本想说想要什么可以让人直接送过来的,但是他看着巴里兴奋的脸就觉得还是随便吧,难得他这么高兴。

 

两人回到家后,巴里一头栽进厨房里,奥利弗则拎了台手提在沙发上找了个可以看见厨房里的位置坐下。他想找一下海滨城和中城的最新消息,毕竟照时间来算,哈尔回到地球也有个把小时了。恩……中城没什么问题,冷队又出来蹦跶了,不过很快就被绿灯侠给搞定了。至于海滨……

“巴里!哈尔那家伙把自己的城市丢给别人帮忙管!!”奥利弗拿起手提跑进厨房,把页面打开给巴里看。

“噗!哈尔怎么把他给带回了地球?!他们不是敌人么?他还这么放心的吧自己的城市交给对方管?!!!”巴里看见海滨城的最新消息的时候一连蹦出了好几个问题,问的奥利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当下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哈尔,巴里则转回身去看他的饭菜。

[谁。]手机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明显不是哈尔的声音。

“这不是哈尔的手机么?你又是谁?”奥利弗看了手机的界面,自己没打错啊。

[是他的手机。] 手机里的声音冷漠异常

“那他人呢?你是谁?你问什么会在这?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奥利弗觉得这一问一答正在消耗他的耐心,所以他干脆一次性问完。

[他在中城,我是塞尼斯托,我和他的关系你自己去问他,至于我为什么在这,乔丹难得求我一次怎么能不答应。]对面的声音依旧冷漠。

“奥利,吃饭啦!天才那边只要是没什么乱子就不要管了。”正当奥利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巴里打断了他,奥利挂掉电话果断的奔向自己男朋友的饭桌。

哈尔就这么被他们遗忘了

——————————————————————————————

小剧场

 

奥利:你和塞尼斯托到底什么关系

哈尔:......

奥利:坦白从宽!

哈尔:炮友?男朋友?

奥利:......你老实说,你希望是哪个?

哈尔:......男朋友

奥利:哈哈哈哈

哈尔:........

【塞哈】魔法的锅(点梗二)

        @腦洞大開的柳冉
      瞭望塔的休息室的沙发上,维克多的怀里抱着一只黑色的小奶猫,那是被魔法击中而变成小猫的比利,小奶猫在他的怀里翻滚着。
      巴里一进到休息室看见的就是这么个情况,他瞬间好方,他只不过是来通知他们两个去会议室开会而已,为啥会被喂狗粮啊!
     “蝙蝠侠让我来通知你们去开会。”巴里说完便看见钢骨抱着小奶猫起身,动作轻柔的像是怕弄疼了小猫似得。巴里觉得他的眼睛要瞎了,他有点想念待在家里的奥利了。
      
       会议室

      “现在为止就哈尔和比利中了这个魔法,这魔法除了让人变成猫以外,没什么别的作用。魔法的效力只有七天,七天之后就可以恢复了。”蝙蝠侠把相关资料说了一遍之后示意超人接着说下去。
     “现在主要是谁照顾他们。钢骨已经在照顾变成小黑猫的比利了,我会跟他家里人说清楚的。至于哈尔……”超人顿了一下,看向会议桌上的另一只棕色的猫咪接着说到“我去问过卡罗尔和凯尔他们,他们都表示帮不上忙,但他们都推荐了同一个人来照顾你。”
     “啥?同一个人?谁啊?”现在无比的庆幸灯戒有翻译功能,至少他不用像比利一样要去找火星猎人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说什么。
      “恩……他们说让我不要先告诉你,盖说了要给你个惊喜,等你回去了就知道了。等下让巴里送你回去吧。”超人大概知道盖他们为什么不让说,说了估计哈尔死都不会回去的吧。
     “All right. ”哈尔妥协,可惜他不知道他这么一妥协,等回家时看到家里的人的时候差点就想掉头就跑。
     “那就这样吧。散会!”
       会议结束后,钢骨抱着比利离开会议室,他打算去找扎塔娜,看看有没有办法让自己能听懂比利说些什么。而巴里抱起哈尔喵走向传送装置,他打算带哈尔回家后,自己就去找奥利弗。
      
       哈尔家

       巴里把哈尔送进门之后就离开了。
        哈尔自从进了门之后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当他走过走廊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时,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喵喵喵!!喵喵喵!!!(塞尼斯托!!你怎么会在这!!!)”哈尔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全身进入戒备状态。
     “行了别叫了,你那些朋友特地通过索拉尼可找我来的。”塞尼斯托觉得哈尔变成猫,炸毛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我去!他们找你来做什么!我自己能搞定!你赶紧从哪来回哪去!”哈尔依旧炸毛,他又一次的感叹有灯戒的方便,至少现在他们可以无障碍的交流。
     “乔丹,既然我过来了,就没打算空手回去。”塞尼斯托说完走到哈尔面前,把棕色的猫咪拎起来放到自己的肩上,便从窗户飞了出去。
     “塞尼斯托你他妈的放我下来!”哈尔看着越来越近的星空,想挣扎又怕摔下去。开玩笑,他现在只确认了灯戒的翻译功能能用,其他的还没试过,万一摔下去飞不起来怎么办,那样事情就大条了。塞尼斯托没理他的叫喊,哈尔只能僵硬的趴在对方的肩上,被对方带回家科瓦德。

       科瓦德
        黄灯军团众人看着自家老大带着一只猫走进了卧室,期间那只棕色的小猫还在其身上又抓又咬的,老大也没说什么,就是纵容的让那只猫在自己身上搞事。众人觉得以后不要去惹那只猫,要离它远点,不然被抓上一爪子苦的还是自己,老大估计只会关心那只猫的爪子疼不疼而已。
     
       卧室
       哈尔喵在塞尼斯托关上门的同时从他的肩上跳了下来,三步两步的跳上卧室里的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着,他在塞尼斯托的肩上趴了好几个小时,趴的他肚子疼。
     “你先趴着吧,我还有事做,我让索拉尼可准备了一些吃的送过来,你就先等等吧。”塞尼斯托对着四肢大开趴在床上的哈尔说到,说完还在其头上揉了一把,之后便走向桌子那边去了。哈尔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热热的。他站了起来,蹦蹦跳跳的跳到塞尼斯托的腿上继续趴着。
       索拉尼可进来看见的就是两个人一个看文件,一个趴在看文件的那个人的腿上的和谐画面。
     “哇!吃的!索拉尼可你真是太棒了!”哈尔早已经饿翻了,一看见索拉尼可带着吃食出现,马上眼冒绿光的扑了过去。
    “呃,父亲你这是饿了他多久了?眼睛都冒绿光了。”索拉尼可捧着两份饭菜,对着正在整理收拾文件的塞尼斯托问到。
     “十个小时左右吧。”塞尼斯托收拾完桌子上的文件,接过索拉尼可手上的饭菜放到桌子上。
     “……容我先行告退。”索拉尼可看着已经爬上桌子,却又被塞尼斯托拎回自己腿上的哈尔喵,默默的退了出去。
     “你干嘛?”哈尔不解的看向塞尼斯托。
      “难道你想像猫一样吃东西么。”塞尼斯托刚说完就看到哈尔垮下来的脸,他勾了勾嘴角,从桌子上夹了块肉递到猫咪的嘴边,对方毫不客气的把筷子上的肉给吃了,塞尼斯托又夹了一块,就这么喂他吃。期间塞尼斯托时不时的给哈尔顺一下毛,捏一捏他的小肚子什么的,而且塞尼斯托顺毛的力度适中,哈尔被撸的很舒服,还会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塞尼斯托看见哈尔吃饱了,自己随意的吃了两口就让人把东西给收拾了。
       吃饱饭后,塞尼斯托抱起哈尔走向浴室,他打算给哈尔洗个澡。他去拿沐浴露什么的回到浴缸前,看见哈尔在水里又蹦又跳的有点想笑,但最终他还是绷住了没出声。塞尼斯托调好了水温,按着哈尔上上下下都清洗了一遍,连猫铃铛都没有放过,哈尔则一直在哼哼唧唧的说他耍流氓。塞尼斯托洗好之后抱起哈尔把他擦干净放到床上帮他吹干毛发。
       塞尼斯托洗完澡出来后让哈尔自己先睡觉,他还有文件没处理完。
      哈尔在床上滚来滚去就是睡不着。最终他顶着一脸困意做出了个决定。他爬到塞尼斯托的大腿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就开始睡觉。塞尼斯托也不管他,只是边看文件边帮他顺毛。说来也奇怪,。哈尔之前在床上死活睡不着,现在却没多久就呼呼大睡了。塞尼斯托看见他睡着了,就把手上的文件放下,熄了灯,把哈尔抱到床上放好,自己也躺了上去,一人一毛在今晚都睡了个好觉。

——————————————————
小彩蛋??
比利(心里想着):哎呀!终于变回来了!今晚打游戏打通宵来庆祝!
钢骨:今晚不许通宵,你明天还要上学!
比利(惊恐状):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钢骨:忘了扎塔娜为了让我们两顺利交流用的魔法吗
比利(因为激动而出现的猫耳朵):哦!天啊!
钢骨:你怎么出现了猫耳朵?!
比利:啊咧??不清楚哎~(猫耳朵一抖一抖的)
钢骨(内心):好可爱⊙﹏⊙∥

扎塔娜对猫耳朵的说法是:比利一激动猫耳朵就会出现所以这几天他要好好控制情绪。

——————————————————

【塞哈】
ooc   全程私设
@dick家的小可爱 我出了第一篇……下一篇下个星期吧≧﹏≦

       塞尼斯托一进门就看见猛灌酒的哈尔。
     “乔丹!你这样灌酒是想找死么?!”塞尼斯托差点就想掰开哈尔的脑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唔……塔尔?我才不要你管……”哈尔看清楚来人之后气呼呼的说着。
      “乖点,去睡觉。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谈。”塞尼斯托拎过哈尔手上的酒瓶扔进了垃圾桶里。
      “去你的!你凭什么管我!啊?明明是你把我丢下一声不吭的消失,现在又一声不吭的跑回来!这算什么事啊?!你他妈的有种别回来啊!”哈尔发了一通的酒疯之后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接着说“你这该死的外星人为什么要现在才回来啊,早点回来就好了……”
     “啊……家里出了点事,刚刚处理完。”塞尼斯托听完哈尔的抱怨无奈的说,他也想早点回来啊,那些个老顽固太麻烦了。
     “塞尼斯托先生是吧?”奥利弗不想浪费和巴里相处的时间在这里看着哈尔撒酒疯便开了口:“哈尔就拜托你了。”
     “恩。”塞尼斯托头都没回的应了一声,继续看哈尔撒酒疯,默默的想还是直接把哈尔丢床上比较好。他还没想好,不过哈尔很快的帮他做了决定,因为他醉到了……

――――――――――――――――――
当第二天哈尔捂因宿醉而头痛的着头起来时发现他的床上还有一个人……这时,宿醉的后果就出来了,他捂着混乱的脑袋回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时间回到昨晚……
哈尔家
     “巴里!那家伙太过分了!”哈尔猛地往自己的嘴里到着酒,一边像巴里哭诉道。
     “是是是!”巴里边陪他喝边想,是😊谁把咱们英勇无畏的绿灯侠逼到须要以这种要命的灌酒方式来借酒消愁的地步?他很好奇。
     “明明是那混蛋在我告白之后找借口有急事跑掉并消失两年的!两年!”哈尔越说越激动“两年后却突然跑回来找我!这算什么事?!”
     “天才你不会把那人丢在哪个地方一个人吧?!就这样找我喝酒?!”巴里不可置信的看着哈尔,看着哈尔的反应差点把下巴掉地上“你居然落跑了?!”
     “我能怎么办啊?我倒是想等他回来解释!可他偏偏在我成为绿灯侠之后才回来……”哈尔有点沮丧,这是他头一次因为自己是绿灯侠而感到沮丧。
     “哈尔你不想让他知道你是绿灯侠么?”
     “巴里……我们这行太危险,我不想他哪天听到我死在哪个鸟不生蛋的扇区的消息……”哈尔继续往自己嘴里灌酒。
     “你这是怕他接受不了?还有哈尔你别灌的太猛!这样灌酒会酒精中毒的!”巴里看着哈尔的灌酒架势,生怕他出什么事,赶紧劝劝。
     “没事!”哈尔满不在意的说着。
     “砰砰砰!”
       巴里还想在劝多几句,却被敲门声给打断了。
      “这个点了谁啊?”哈尔也听到了敲门声,迷迷糊糊的问到。
      “奥利吧,他之前说要来接我。”巴里打开门,不意外的看见奥利弗在门口站着,只是……他旁边还站着一个看起来严肃过头的男人。巴里下意识的看向奥利弗。
     “我不认识,我们是在楼下遇见的,上了楼才知道找的是同一个地方。”奥利弗也无法回答自己爱人的疑惑。
     “先生,请问你是哪位?你找谁?”巴里转过头去问那位看起来有点严肃过头的男人。
      “我叫塞尼斯托,我找哈尔.乔丹,请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塞尼斯托看着巴里回答了他的问题的同时抛出自己的问题。
     “我是哈尔的朋友,请进来吧。”巴里让开门口让他们进来。
     “巴里,跟我回去吧?”
     “等等吧,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是不认识的人。”
      哈尔迷迷糊糊之中听到巴里和奥利的声音,之后他看见有人进了门……在他看见塞尼斯托是瞬间精神了起来。他记得他还和他发了一通的酒疯,他越往回想脸就越红,真的太丢脸了……

[全体成员大都会集合!黄灯入侵!]
      还没等哈佛懊恼完,蝙蝠侠的通讯就来了。哈尔无奈的放下手,迅速的穿戴好就像大都会飞去,并没有看见身后的人睁开了眼睛。
      不过我们英勇无畏的绿灯侠好像忘记给自己的灯戒充电了……
 
       大都会

       哈尔赶到的时候刚好救下被甩到天上的闪电侠。绿灯侠变出一辆火车冲向面前的黄灯。
     “嘿!伙计!来的正好,七个黄灯一人一个。”巴里跳回地面上,躲黄射线的同时对对手进行了N次攻击,从而打乱对方的节奏。
      “哦!见鬼!黄灯怎么会在这!”绿灯侠躲过一束又一束的黄色射线,并变出锁链锁住对方。然而对方很快的挣脱掉了,并变出黄色构造扫向绿灯,绿灯侠被拍进了一堆废墟里。当黄色构造冲向废墟时,一排子弹扫射而过,子弹冲散了黄色能量并向黄灯袭去。黄灯幻化出一道黄色的能量扫碎了袭来的子弹。七个黄灯聚在一起,不停的造出黄色构造向正联众人进行攻击。
       超人的热视线一扫,周围的黄色造物立马破碎,但很快又有一大堆围了上去。蝙蝠侠用蝙蝠刀不停的砍,时不时的往一堆黄色造物里仍几颗炸弹。神奇女侠轮着银剑扫向黄色造物,闪电侠不停的穿过并击碎那些能量体。尽管大家都在努力的消灭那些黄色造物,但还是会有一大堆围上来。
     “我们只能这样打到他们的灯戒没电么?”沙赞觉得这些造物实在是令人烦躁。
     “不,我们得攻击黄灯。”蝙蝠侠回手给了冲上来的造物一刀之后说到。
     “呃,伙计们我有个不好的消息?”绿灯侠有点尴尬,毕竟忘记充电是他的锅“我的灯戒没电了。”
     “天才!你出来不充电的么?!”闪电侠惊声到,因为他看见绿灯侠因灯戒的能量消失殆尽而从高空摔落。

七夕贺文之放花灯

【多CP】七夕贺文  放花灯


超蝙   瞭望塔


     “布鲁斯布鲁斯!”正在翻阅中国文化的克拉克突然跑到布鲁斯面前。

      “怎么了?”布鲁斯头也不抬的问克拉克。

      “明天是七夕!我们明天晚上去放许愿河灯吧!”克拉克抱着书兴奋的在布鲁斯周围晃来晃去。

      “不去。离我远点,挡到我了。”布鲁斯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更愿意看公文。

      “布鲁斯……Q_Q”克拉克用狗狗眼看着布鲁斯。

      “……”

      “布鲁斯……Q^Q”

      “……”

      “布鲁斯……去嘛去嘛!”克拉克开始撒泼打滚攻势。

      “……知道了知道了。”   布鲁斯还是低挡不住克拉克的攻势答应了。

      “布鲁斯你最好了!”


河边


      “布鲁斯你许了什么愿放在河灯里啊?”克拉克看着自己的河灯飘走后,好奇的看着布鲁斯的河灯问到。

      “笨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布鲁斯如是说到。

     “啊!好吧。”克拉克放弃到

     

       希望我们能一直一起过七夕

        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终夜    河边

    

      “你他妈拉我来这里干什么?”终极人一把甩开抓着他手的托马斯烦躁的说到。

     “放花灯啊!今个可是七夕呐~”夜枭今个好心情的连蓝氪都没拿出来,就这么回终极人的话。

      “你他妈的还过七夕?!”终极人瞪着眼睛看着夜枭不知从哪拎出来的两个花灯,还剃了一个给自己,他看了看夜枭,最终还是接过花灯。

      “走走走!我们去河边放花灯~”夜枭一手拎着花灯一手拖着终极人来到了河边。终极人难得没有炸毛,反而和夜枭一起放起花灯来。

     “你在纸条上写了什么?”夜枭看着漂远的花灯问到。

      “老子凭啥说给你听!”终极人扔给夜枭一个白眼,转身就走。只留夜枭在身后气的跳脚。

       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希望我的阳光永不熄灭



塞哈   宇宙某个扇区


      “快点!愿赌服输!说好今天陪我回地球的!”哈尔抓着塞尼斯托的手,试图把对方拉向自己的星系。

      “那是你使诈。”塞尼斯托面无表情的控诉他的耍赖行为,但还是任由哈尔拉着他飞。

      “嘿!我才不管输了就是输了!”哈尔说完看见塞尼斯托没什么反应便也不说话了,拉着人直直的飞向地球。


       海滨城 


     “真巧哎,今天是七夕来着啊!”哈尔来到海边看到海边好多放花灯的人,才想起今天是七夕来着。他看了看周围,走到一个卖花灯的摊子面前买了两个花灯,回到塞尼斯托身边,把手里的其中一个花灯梯给他。

      “这是干什么的。”塞尼斯托看着手上的花灯不解的问哈尔。对方则笑着跟他解释并教他怎么放。

       不一会,两只花灯缓缓的飘在海面上。

       “塞尼斯托,你许了啥?”哈尔坏笑的靠近塞尼斯托。

      “就算我不懂这个节日的意义,但我还是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叫愿望了。”塞尼斯托看着哈尔一脸坏笑突的垮了下来,好心情的勾起了嘴角。

      “哎~?!怎么这样!”哈尔垮着脸苦哈哈的叫到。


       希望我还来得及抓住你,我最后的阳光……

       希望我还来得及靠近你……


――――――――――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_^*

七夕节贺图≧﹏≦

感觉自己画的是两幅画😂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七夕贺文

【塞哈】七夕贺文

私设ooc

 @腦洞大開的柳冉 填上一个脑洞,还有三个怎么办π_π



       瞭望塔

       哈尔无所事事的趴在餐厅的桌子上,他现在没事就这么趴着。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了。

      哈尔也觉得这段时间自己有些消极,但也没办法,谁让蝙蝠侠禁止他去找塞尼斯托。哦?你问蝙蝠侠怎么能拦得住他?蝙蝠侠自然有他的办法。至于塞尼斯托,蝙蝠侠有的是办法在塞尼斯托找到自己之前让超人把他赶出地球。所以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见塞尼斯托了,他有些提不起劲来。他们之前一周都能见两三次,虽然大多数都在打架,然后打着打着就不知怎么的就滚在一起了……

       在哈尔春伤秋悲的时候,约翰过来拍了他一下,哈尔懒洋洋的抬头看着他,看着面前的约翰东拉西扯的扯了一阵子之后直接问他“约翰,你有什么事么?”

     “呃……”哈尔的抢白让约翰愣了一秒,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边说边把哈尔扯出餐厅走向瞭望塔的传送装置“没事,但有个地方你的去一下,凯尔他们估计也到了。”

     “他们?你们搞什么啊?!”哈尔被约翰带到了海滨城的一个无人的海滩上。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礁石海岸说道“你走着过那里去,走着哈!我先过去和他们给你准备了惊喜!”说完约翰不等哈尔回应就直接飞走了。哈尔无奈的摇摇头,嘴里嘀咕这还神神秘秘的话向前走去。

       哈尔走到一半的时候,几束光从他头上飞过,他抬头看去,恩……绿色的是约翰,白色的是凯尔,紫色的是卡罗尔,红色的是盖,哈尔瞄见还有黄灯……应该是索拉尼可。奇怪,他们聚在一起还叫自己过来是想干嘛,哈尔边有边想,突然想到既然索拉尼可来了,约翰说的惊喜会不会是……他想到这,瞬间精神了,立马朝礁石海岸冲过去。

       哈尔在一片礁石中东张西望着,发现了一个用黄灯能量形成的标记。他想了想,站了上去。不一会,一道黄色光线从天上快速的降到自己的面前。

      “塞尼斯托?!!”哈尔看到包裹在黄色能量里的塞尼斯托停在自己的面前,兴奋的冲了过去并惊讶的问到“你怎么会在这?!!”塞尼斯托抱住冲过来的哈尔,在他的耳边解释到“你那些个朋友的手笔。”

      “哦哦!原来这就是约翰说的惊喜啊。看来之后得请他们吃饭了。”哈尔在塞尼斯托的怀里换了个姿势,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说“塞尼斯托我好想你。”

     “我知道。”塞尼斯托嘴角杨起了一些弧度,揉了揉哈尔的头发说到“所以……我来找你了。”

      “切~说句你想我了会咋样?”哈尔不太满意的翻着白眼。

      “我想你了……”塞尼斯托看着哈尔带着惊讶的表情再次扑向自己,笑着摇了摇头再次抱住他。



――――――――――――――――――

小剧场

约翰:这不是一周前就想好了么,怎么今天才实施?

凯尔:卡罗尔说今天是七夕节,感觉浪漫一点

盖:七夕节是什么

卡罗尔:七夕节是中国的情人节……(省略一堆科普)就是这样

索拉尼可:所以我父亲他们成了牛郎织女?我们成了喜鹊?

卡罗尔:对啊!浪漫吧!

盖:……

约翰:……


――――――――――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