詝乵浅浅

掉粉一定是我太懒

【塞哈】花吐症


ooc特严重
我老早就想写这个梗了!
写的不好请轻拍

       绿灯侠得了花吐症。
       今天早上的会议结束之后,绿灯侠毫无征兆的吐出两朵小花,两朵雪白的栀子花。
     “这是什么?!魔法的恶作剧么?”绿灯侠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吐出两朵花来。
     “花吐症……”蝙蝠侠皱眉道。
     “啥?花吐症?!”绿灯侠再二也知道花吐症是什么。
      “栀子花……花语暗恋……”戴安娜不觉得暗恋这两个字和绿灯侠有什么关联。毕竟绿灯侠英勇无畏不是么
      “嘿!哈尔,用你英勇无畏的意志力去和人家告白吧,求得一个吻就好了,没人能拒绝你的!”巴里打趣道。
      “好吧,我会解决的。”绿灯侠站起来准备离开。
      “三个月,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在你吐出玫瑰花之前解决,不然你就得死。”蝙蝠侠提醒到。
      “我知道了。”

      哈尔家
  
         哈尔把自己扔在床上,思绪却不知飘到了哪里。他嘴里有吐出了几朵花,这次是三轮草……原来自己那么想他啊,原来自己的感情已经压制不住到得花吐症的地步了么……
       哈尔把自己卷缩成一团,在床上闷闷不乐的东想西想。

       绿灯侠的情况在这两个月内越来越糟,这次打斗的时候差点晕过去。而绿灯侠却丝毫不在意的继续和旁人插科打诨。
     “哈尔!这都两个月了!你不能就这样拖着!你这样下去会死的!”闪电侠不想他的兄弟就这么死去。
      “是是是!!巴仔,我这就去找他。”绿灯侠以敷衍的语气说道。
      “哈尔!你怎么能不把自己当回事!”闪电侠说完绿灯侠却已经离开了。

        科鲁加
        啊……自己怎么来这了……哈尔记得自己原本只是想敷衍巴里而已的,毕竟来这里也没用啊,那个科鲁加人不可能会救自己的,可能还会讽刺上几句,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吧,毕竟他们是敌人啊……自己居然喜欢上了自己的敌人,哈!哈尔自嘲到。
     “呕!”哈尔看着手里吐出来的丁香花和彼岸花,啊……回忆和绝望的爱啊……自己和他也就只剩回忆了吧。哈尔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这样下去级吐玫瑰花的时候也没多久了吧……
     “乔丹,你来这里干什么。”
     “啊啊……怎么这时候碰到啊。”哈尔转过身去看着抱胸漂浮在自己不远处的塞尼斯托。
     “我不认为你的脑子会抽到来我的地盘找死,乔丹。”塞尼斯托看着明显不在状态的哈尔说到“而且还是在不是全盛状态下。”
     “你才找死――”哈尔突然眼前一黑,晕死过去之前他迷迷糊糊的看到冲向自己的塞尼斯托和身边飘荡的蔷薇花。
      “乔丹?!”塞尼斯托看着突然倒下的哈尔,以为这又是什么把戏,直到他看见哈尔身上的绿光正在消失,他冲了过去,在绿光完全消失之前用灯戒在哈尔的周围形成了一层保护罩,并让灯戒给哈尔检查身体。
     [花吐症,患上的人会时不时的吐出花朵来,需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便可恢复。由于花朵是身体的血组成的,三个月内不解决,患者的身体会越来越差,直至死亡。]塞尼斯托看着旁边昏迷的哈尔和他身边的花朵,不禁想到哈尔为什么要来这……是他想的那样么……
       塞尼斯托想了很久终于决定,他伸出了手,捏住哈尔的下巴,吻了上去……

蔷薇……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哈尔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着熟悉的房间,他感觉身体正在恢复,正当疑惑时,他看见了坐在自家椅子上的塞尼斯托,哈尔的大脑瞬间当机,满脑子都是完了,来他知道了,他肯定会觉得我恶心吧,很可笑吧,他为什么要救我这一类乱七八糟的想法。
     “既然你醒了,那我走了。”塞尼斯托难得看见哈尔一脸精彩的样子,可惜不能多欣赏一下,他得会科鲁加了,他还有事情要做。
      “啊!等等!塞尼斯托,你为什么要救我?!”哈尔一把抓住塞尼斯托的手臂问到,他不明白啊……
     “你这么好的对手死了可惜。”还是那毫无起伏的声音,好像什么都打动不了似的。
      “还有呢。”哈尔才不信就这个理由。
      “还有……你自己猜~”塞尼斯托的声音终于有了变化,带着一点戏虐的意思。
     “小心我想到其他不得了的地方去!”哈尔觉得自己可以期待一下,会是自己想的那样么。
     “随便你。”塞尼斯托的灯戒通讯请求不停的闪着“我得走了。”
     “下次见你我一定会抽死你的!”
     “等你恢复全盛时期的状态再说吧。”
       哈尔看着塞尼斯托飞向天空消失,自己咧着嘴坐在床上傻笑。

完~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