詝乵浅浅

掉粉一定是我太懒

【双豹组】花纹症(艾瑞克的场合)

我也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花,这是个人认为他们合适的花

银莲の期待

凤梨花-完美无缺

       艾瑞克有点烦,昨天背部不知为何剧烈疼痛起来,等疼痛感过了之后发现背部长出了一朵花。他现在纠结是忍着还是在必知舒里会笑话自己的情况下让她帮忙检查身体。
       艾瑞克在纠结中度过了第二第三次花期。当第三次花期一过他便决定去找舒里,让她笑就笑吧,总好过疼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瑞克你也有今天!”舒里在帮艾瑞克检查完身体并找到原因之后,很没淑女形象的大笑起来,这让实验室里的另一个人深深地后悔来了这里。
     “这该死的花到底是怎么回事?!”艾瑞克咬牙切齿的问到,让人觉得下一秒他就要扑上去揍人。
     “怎么说,这是花纹症(省略解释……)好结果因人而异,我觉得你认为的好结果肯定是在一起,所以你赶快在花布满全身之前找你喜欢的人吧。”舒里未免自己遭殃,还是快速的把解决方法告诉了对方,但她并没有停止笑话对方,艾瑞克显然也没有心情去怪她了,他在听到原因和解决方法的时候已经像被雷劈一样定定的发呆了。
     “Sit!该死的,我去哪找去。”艾瑞克反应过来后骂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离开了实验室,不管身后舒里说的话。
       舒里说,会死的

      “啊……死就死吧,虽然以后看不见特查拉的傻样有点可惜。”艾瑞克躺在床上自暴自弃的喃喃道,最近他一见到特查拉后背就疼,而且还会加速生长,这导致他这几天一直像见了鬼一样躲着对方。
       他,杀人狂魔,艾瑞克.史蒂文斯,喜欢他的王他的堂兄特查拉。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他失败的时候特查拉带他去看夕阳,还是被救之后看见对方担心的脸,这都不重要,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陷了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这太糟糕了不是么

       又过了几天

     特查拉被艾瑞克这几天奇奇怪怪的举动和躲避弄得疑惑不已,他每次会议结束就跑,根本找不到,去找他都被锁在门外,为此,他决定旷早会在早会结束他跑掉之前堵住他。
       当艾瑞克被特查拉堵在会议室门口的时候心里有句MMD不知道当不当讲。他的后背又开始疼了,花期快开始了他不能在这呆了,他不能让特查拉知道。他以手腕被划伤的代价迅速的脱离对方手掌的控制并逃离。
       特查拉看着指甲残留的血觉得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从而让对方不惜受伤也要逃掉,他掉头走向舒里的实验室。
     “舒里!你这里有什么能直接打开艾瑞克的门的东西么?”特查拉开门见山的和舒里说到。
     “有啊,喏”舒里把一个小玩意扔给自个哥哥,顺便把一直准备的资料上传到他的科尔莫珠上“我想瓦坎达只有哥哥你适合凤梨花的花语。”
     “谢谢你舒里。”
     “赶快去吧。”

       特查拉在门开之前想着舒里给的资料,但门开之后他就没这心思想了。他看见了趴在床上的艾瑞克,裸着的上身布满了凤梨花,花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放着很是漂亮,但其宿主却抓着床单咬着牙忍受着剧痛。
     “特查拉?”特查拉的到来让艾瑞克身上的剧痛减轻了不少“你来做什么?”
      “艾瑞克,舒里都告诉我了。”特查拉伸手抚上艾瑞克身体上的花纹,盛满水光的眼睛里都是担忧。
     “……”特查拉的动作是让艾瑞克舒服了不少,但话语却让他慌乱不以。他知道了他怎么想的?他会不会讨厌自己厌恶自己之类的想法瞬间轰炸上艾瑞克的心头,他的眼神四处乱躲就是不敢看向特查拉,生怕在对方的眼里看见厌恶。
      “如果我吻了这里你还会痛么?”
      “什么?”艾瑞克猛的转头看过去,入眼的是一双亮晶晶带着笑意的眼镜。


评论

热度(28)